• 以科学发展观推进统一战线新作为
  • 新形势下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问题研究
  • 新时期统战文化问题探讨
  • 统一战线语境下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国信心治理
  • 统一战线网络传播效果的调研与思考
  • 统一战线服务新农村建设问题的思考
  • 民主党派在促进教育公平中的作用
  • 科学发展观视野下的参政党职能研究
  • 从革命先辈“交友之道”谈高校统战工作的以人为本
  • “文化资本”视角下的民主党派发展研究
  • 学习多党合作理论的体会
  • 《珠三角发展规划纲要》与广东工科高等教育的应对
  • 对我国部分地区信教群众增加现象的思考


    发布时间:2008-03-11   内容来源:广东工业大学党委统战部  点击次数:[]

    杨群生

    (广东工业大学,广东 广州 510006)

    摘 要:进入转型社会以来,部分地区信教群众日益增多,宗教黑市和灰市问题日益严峻,对于和谐社会的建设提出严峻的挑战;而宗教红市的发展对于促进社会和谐有着积极的作用。宗教对和谐社会的构建具有突出的两重性,宗教对构建和谐社会的作用,既取决于宗教界的政治立场,更取决于政府政策的取向及管理、引导的水平。促使宗教参与和谐社会的构建,应遵循正确的工作方针。

    关键词:群众信教;宗教工作;和谐社会

    中图分类号:B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6949(2007)05-0325-04

    中国是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有56 个民族、据估计有1 亿多人信仰各种宗教。宗教在社会中具有社会稳定器的作用,可以激发社会成员产生凝聚力量,引导树立社会道德规范,为广大信众确立终极信仰。因此,实行正确的宗教政策对于保护和促进我国国泰民安、民族和谐、宗教和睦、边疆稳定、社会经济飞速发展至关重要。

    一、部分地区信教群众日趋增加的现实情况

    自改革开放以来,部分地区信教群众数量均有大幅度增加且呈继续增长态势。目前我国部分地区群众信教现象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1.部分地区乡村宗教信仰呈现多元化。当前部分地区存在多种宗教信仰,主要有: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道教、儒教、原始宗教等,其外在表现形式为信仰上帝、真主、神、天、山、水、数、土地、祖先等,它们有个共同特征就是有神论、天国论、灵魂论等。有调查显示,某些地方有近七成的农民信仰过宗教迷信,有些农民同时信仰多种宗教,如既信仰佛教、道教、儒教、甚或“儒、释、道”合为一体,主要原因是他们不知道信哪种有效。农民比较注重短期的利益和心理企望,其信仰宗教的动机主要表现在为某种特殊的利益,尤其是为了眼前利益而迷信宗教,比如当有家庭成员生病久治不愈时就会通过请巫婆驱魔、烧香拜山、拜神敬鬼等歪门邪道,病急乱投“医”。正如江泽民同志指出的:“人们在物质生活或精神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空虚等境况,贫困、疾病、灾害、犯罪、动荡、战争带来的社会不安和苦难,以及生命和宇宙中还存在的很多尚未作出科学解释的现象,都可能成为促使人们到宗教中去寻求精神依托的原因。”[1]也有的农民为长期利益而信仰宗教迷信,有的家庭每逢农历初一、十五都会烧香拜神,到寺院、土地庙等地方烧香祈祷。因此,农民的宗教信仰具有目的性、随意性、不稳定性、多样性等特征。

    2.部分地区乡村宗教信仰迷信化。迷信化是乡村宗教信仰的一个变种。宗教与迷信不同,但宗教和迷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广大乡村,宗教和迷信往往交融在一起,农民很难明辨是非。功利性、虔诚性使农民无法了解宗教与迷信的鸿沟,再加上农民接受的文化素质教育普遍偏低,辨别能力有一定的限度。乡村宗教迷信化是当前许多农民宗教信仰发展的主流向度。

    3.部分地区宗教信仰的异化。异化是马克思主义重要的文化话语,宗教信仰的异化是指宗教信仰的邪恶化,其主要表现在农民及部分市民对“法轮功”的迷信,在一定时期乡村出现对“法轮功”的信仰。孰不知,“法轮功”教义是对佛教教义的歪曲,是佛教教义的一个变种。它在本质上是与宗教水火不容的,因此,宗教应该是根除邪教的锐利武器。

    4.民族传统节日庆祝活动和宗教迷信活动混淆化。民族传统节日在乡村广为流传,民族传统节日庆祝活动成为农民休闲、丰富饮食、增进友谊、明辨时令、怀念故友、思念亲人、加强团结和祈求全家健康平安、来年风调雨顺、事业昌隆、人丁兴旺等凝聚农民心态的重要载体。如壮族的三月三歌节、中元节;侗族的新婚节、架桥节、花炮节;瑶族的禁风节以及春节、中秋节、姓氏节、重阳节、清明节、端午节、民族节日等。有调查显示,90%以上农民喜欢参加民族传统节日庆祝活动,每年参加这类活动的次数一般不少于十次。诚然,农民从事宗教迷信活动也是乡村不可或缺的现象之一,尤其在少数民族更加能够显现,有四成左右的农民参加过各种形式的宗教迷信活动。

    二、各种宗教活动的功能及其影响

    为了能够解释中国宗教现象,美国普度大学杨凤岗博士在斯达克的宗教市场理论基础上,提出了宗教三色市场理论[2]。宗教三色市场即:红市——合法的宗教组织、信众及活动;黑市——政府禁止或取缔的宗教组织、信众及活动;灰市——既不合法也不非法,既合法又非法的宗教组织、信众及活动。三色市场各自有着其独特的运作机制,彼此之间也存在着消长转换的互动关系。

    1.宗教红市及其功能。宗教作为一种与对超自然力量的信仰相适应的社会文化体系,它为社会提供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一套评判社会行为的价值观念和道德体系。“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有利于消除宗教存在的阶级根源,但宗教存在的其他社会根源和自然根源、认识根源的消失,则需要经历一个极为漫长的历史时期。”[3] 宗教不仅在长时间内不会消失而且对于个人和社会有着一定的积极作用。中国共产党立足于现实,从以人为本的原则出发,制定了合理的宗教政策,明确规定:“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等五大宗教是我国宗教政策支持的宗教派别。改革开放以来,宗教红市得到长足的发展,宗教场所得以不断修缮或重建,为信众提供了方便的场所;各种宗教组织不断发展和壮大,制度化宗教信仰日益明显;各种宗教信众数量均有大幅度增加且呈继续增长态势;等等。宗教红市的发展对于增进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维护民族团结,加强对外交流,推动公益事业发展等有着积极的功能。佛教的“和合众缘”、道教的“齐同慈爱、和光同尘”、伊斯兰教的“ 中道”、基督教的“爱人如己”等思想在信徒观念中生根发芽,对于增进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和谐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宗教红市的发展对于和谐社会的建构有着深层的契合。

    2.宗教黑市及其功能。宗教黑市是我国政府禁止或取缔的宗教组织、信众及活动。20 世纪80 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各种思潮风起云涌,人们的思想观念大大解放,宗教的发展也出现了各种异化现象,非法宗教的兴起和发展使得宗教黑市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颇为膨胀。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法轮功的出现,其信众之广、影响之大、时间之久、规模之巨、组织之严、贻害之深均达到空前程度。从更深层次上暴露出我国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在精神文明建设、利益协调、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等方面存在严重缺陷和不足。任何邪教的兴起和发展都是扎根于一定的社会土壤之中,迎合了一部分人的心理需要。

    宗教黑市的负面功能非常明显。各种各样的邪教组织不仅聚众敛财、进行对个体身心有害的活动,而且通过传播各种异教邪说、散播各种消极信息,企图争取更多的信徒以至形成一种和国家政府抗衡的力量。近年来,宗教黑市对于人们价值观念的扭曲、社会稳定的冲击、经济建设的破坏等,都影响至深。

    3.宗教灰市及其功能。宗教灰市介于合法与非法之间,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虽然提供的是满足人们宗教性需求的东西,但往往它不是以宗教的名义出现。宗教三色市场理论认为[2]:“如果红市受到严格限制和黑市受到镇压,灰市就必然会出现。”“宗教管制越严,宗教灰市越大。”应当承认,虽然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但具体执行中往往对公民的宗教信仰有一定的限制。公民的宗教信仰在红市中得不到满足,又不愿进入黑市,灰市便应运而生了。从文化的角度看,中国人对于制度性宗教的信仰较为淡漠而对于个体性、弥散性宗教信仰却有着浓厚的情结。气功热、易学热、风水热、算命热等宗教灰市自20 世纪80 年代以来有增无减,相当一部分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加入到宗教灰市中来。

    三、从我国部分地区乡村宗教信仰的情况来看,红市是主流,但宗教黑市和灰市有越来越膨胀的趋势

    近几年,我国的宗教红市发展迅猛,而宗教黑市和灰市问题也日益突出。宗教黑市和灰市的“崛起”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着特定的社会土壤。马克思在论及宗教的本质时指出[4]:“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境,正像它是无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马克思这段话不仅揭示了宗教的本质,对于宗教的成因也揭示得相当深刻。

    社会转型是从一种社会结构向另一种社会结构转变,就我国而言,社会转型是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从二元社会结构向多元社会结构的转变和替嬗。我国社会转型的最主要的变化之一就是社会分层结构的变化。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社会结构从“两个阶级一个阶层”向“十大社会阶层”分化,在利益格局调整和重组的过程中,各种不公正不合理制度的存在不仅加剧了弱势群体的相对剥夺感,而且也强化了其心理的失衡。权力寻租、法律滞后、文化堕距、控制弱化等,为宗教黑市和灰市的盛行提供了可能。

    宗教灰市的存在部分地满足了人们对宗教信仰的需求,对于个人身心健康和社会发展有着一定的积极功能,有可能随着国家宗教政策的调整而转化为红市。但对其积极功能不应高估,更应该看到宗教灰市在很大程度上是封建迷信思想的回潮,对于人们健康思想的侵蚀有着难以估量的影响。同时因为法律边界的模糊,难以判定其合法或非法,在缺乏必要的管制前提下有可能向宗教黑市发展,继而影响到社会秩序,对社会稳定造成冲击。随着社会转型的深入,人们的思想日趋解放,文化需求日益多元,宗教信仰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部分人的文化或心理需求。在积极引导宗教发展的同时,也应看到在宗教市场上不仅有红市存在,还有黑市和灰市并存。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过程中,加强宗教市场的科学规制尤为必要和迫切。

    四、围绕构建和谐社会应大力做好宗教工作

    宗教与构建和谐社会具有突出的两重性。一方面,宗教宣扬的唯心论和宿命论妨碍着人们正确认识和改造世界;神圣化的教义、教规,往往成为禁锢不同文化和民族之间对话与沟通的枷锁,各宗教信奉的神灵的至上性和排他性一旦和民族问题紧密交织,会释放出巨大的社会能量,如果被敌对势力和反政府势力所利用,其负面作用不可低估。另一方面,宗教又有诸多有利于和谐社会的积极因素。这些积极因素大致可归纳为五个方面:一是宗教追求来世进天堂,不过分追求现世物质享受,既有逃避现实、与世无争的消极层面,但信徒们把自己的美好愿望寄托于后世天堂的极乐世界,客观上又满足了人们对和谐社会的心理诉求;二是各宗教宣传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弃恶扬善的内容,重视以其信仰智慧超脱化解现实障碍,对信徒追求良好的道德具有一定的激励作用;三是宗教对信徒提出的忍让、自省等戒律,要求在面对社会不公、痛苦、不幸、艰难、烦恼等处境时,要寻找自身原因,不能归罪于他人和社会,这种以其言行自律调适人际关系和自身心理平衡的主张有利于增进社会和谐;四是宗教界结合自身实际,发挥优势,积极举办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在扶危济贫等方面发挥着特殊作用;五是各宗教都有不少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内容。例如,道教提出的“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合一”的“天人合一”思想,认为人是自然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人们必须按照自然规律办事,否则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这些思想蕴含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内容,有利于保护环境。

    宗教对参与和谐社会构建具体起何作用,要因时、因地、因人而论。这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宗教信徒的政治主张。二是取决于政府的宗教政策是否正确以及对宗教的引导工作,关键在于政府对宗教的管理和引导水平。按照构建和谐社会理念做好新世纪新阶段的宗教工作,总的思路是:坚持正确的宗教工作指导方针,紧密结合当前宗教工作实际,为维护祖国统一、促进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和谐增加助力。

    1.更新观念,克服认识误区,坚定不移地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正确认识社会主义条件下宗教问题的性质。在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中出现的矛盾大多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民族分裂活动和其他违法破坏活动,要依法惩治,但不能扩大化。要澄清“宗教鸦片论”和“宗教落后论”带来的思想混乱,不能笼统地、抽象地提“宗教鸦片论”和“宗教落后论”;充分认识宗教的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长期性和复杂性,正确认识宗教多方面的社会功能及社会作用的两重性,尤其要看到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宗教的属性与作用所发生的根本性变化及作为文化资源、文化力量的价值。发挥宗教服务社会、有益民众的积极作用,减少其负面作用。只要政府与宗教界双方共同努力,就能建立起和谐关系。

    清除长期以来缠绕在人们思想上的认识误区。一是把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当作区分政治上先进与落后或反动的标尺之一。事实证明,唯物论者未必都是政治上的先进分子,唯心论者也未必都是政治上的落后分子或反动分子。二是把宗教和宗教极端主义混为一谈,笼统地提宗教宗教工作与和谐社会的构建是滋生民族分裂主义的温床。但宗教和宗教极端主义是本质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本质上是一种思想信仰和认识问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后者本质上是一种政治理念和政治势力,属敌我矛盾。

    坚定不移地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毫不动摇地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这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也是团结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众为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服务的基础和重要保证。

    2.把引导宗教界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作为今后一个时期宗教工作的中心任务。(1)引导宗教界参与社会互动,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贡献聪明才智。经济是基础,没有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就没有社会的和谐。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代表了包括广大信教群众在内的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要引导他们积极投身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洪流,使他们信仰的宗教有机地融入社会,这是宗教参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方式。(2)教育广大信教群众始终做到“四个维护”。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为经济建设和社会和谐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要着力对宗教界和广大信众进行公民意识教育,始终做到维护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的利益,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自觉抵制非法宗教活动,不给敌对分子和“三股势力”利用宗教从事分裂破坏活动以可乘之机。(3)引导和推动宗教界走文化宗教之路。宗教信仰是宗教的核心要素,集中体现在各宗教的教理教义中。因此,必须通过对教理教义作符合时代要求和社会进步的阐释,以期从深层次上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求发展、求稳定、求和谐、以人为本、崇尚科学理性的社会,故要把宗教引导到求发展、求稳定、求和谐、崇尚理性和更加宽容的轨道,这是宗教参与构建和谐社会的核心任务。

    3.宗教市场在加强规制的同时也需要合理地引导。宗教的发展必须与社会发展相适应,具体说来,在我国,宗教发展不仅要与传统文化相适应,而且要与现行社会制度相一致,同时宗教的存在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也不能冲突。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等有其优秀的宗教文化,如佛教提倡的“庄严国土,利乐有情”,道教的“弘扬道教,即所以救国”,伊斯兰教的“国家兴亡,穆民有责”等主张体现了崇高的爱国精神;“齐同慈爱,诣骨同亲”、“缘起共生”等体现了宗教文化中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的思想等,对于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有着积极的作用,是和谐思想的宝贵资源。在加强法制建设的同时,积极引导宗教的发展,不断弘扬优秀宗教文化,祛除宗教文化中不合理的成分,对于宗教市场的净化和完善其作用显而易见,进而促进和谐社会建构。

    加快和谐社会建设,根本治理宗教市场。和谐社会的本质特征在于利益关系的和谐。利益是人们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利益关系的和谐与否从根本上影响着社会和谐与否。转型社会中各种不法宗教的猖獗以及宗教灰市的迅猛发展,都与不同社会群体、不同阶层之间的利益关系失调有关。通过深化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建立健全利益表达机制和协调机制,促进利益关系协调发展;改革各种不合理的社会制度,构建合理的社会流动机制和社会安全阀机制,进一步提高社会公正程度;完善依法行政机制、加强行政监督,杜绝腐败现象的发生;建立健全社会矛盾化解机制,增进不同人群之间的理解和相互尊重等,有利于和谐社会的构建。宗教不是一个孤立的社会存在,它与一个社会的文化、经济、政治、法律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可以说,宗教的生存和发展深深地扎根于它所处的社会和文化土壤。因此,对于宗教问题的审视和省思,不应孤立片面地进行。把当前我国宗教工作规制纳入构建和谐社会的视阈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参考文献:

    [1] 江泽民文选:第3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6.

    [2] 杨凤岗. 中国宗教的三色市场[J].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06(6).

    [3] 叶小文. 社会主义与宗教的历史新篇[J]. 中国宗教, 2002(1).

    [4] 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C]. 人民出版社, 1995, 2.

    (责任编辑:杜联藩)

    关闭


    建议使用IE7.0或以上版本浏览器,分辩率800×600或更高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广东工业大学统战部  版权所有
    地址: 广州市大学城外环西路100号,邮编:51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