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科学发展观推进统一战线新作为
  • 新形势下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问题研究
  • 新时期统战文化问题探讨
  • 统一战线语境下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国信心治理
  • 统一战线网络传播效果的调研与思考
  • 统一战线服务新农村建设问题的思考
  • 民主党派在促进教育公平中的作用
  • 科学发展观视野下的参政党职能研究
  • 从革命先辈“交友之道”谈高校统战工作的以人为本
  • “文化资本”视角下的民主党派发展研究
  • 学习多党合作理论的体会
  • 《珠三角发展规划纲要》与广东工科高等教育的应对
  • 民主党派在促进教育公平中的作用


    发布时间:2009-12-15   内容来源:广东工业大学党委统战部  点击次数:[]

    王香丽

    摘 要: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和正义的基础。而教育公平问题也是世界各国所面临的一个共同的难题。我们国家在教育公平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实现教育公平的道路还很漫长,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作为民主党派,应该利用自身的优势和特殊地位,对社会公平问题进行深入的调研和监督,为促进教育公平,进而实现社会公平做出自己的贡献。

    关键词:民主党派;民主监督;教育公平

    作者简介:王香丽,女,广东工业大学高教研究所,副研究员。

    一、实现教育公平问题是促进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础

    2007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七大报告对中国的教育发展问题提出了指导性意见。归纳起来包括以下方面:首先,强调了教育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中心地位。指出,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并把教育公平作为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其次,强调了教育的重点。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实施素质教育,提高教育现代化水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再者,指出了教育改革的方向。优化教育结构,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加快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提高高等教育质量。重视学前教育,关心特殊教育。更新教育观念,深化教学内容方式、考试招生制度、质量评价制度等改革,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提高学生综合素质。坚持教育公益性质,加大财政对教育投入,规范教育收费,扶持贫困地区、民族地区教育,健全学生资助制度,保障经济困难家庭、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平等接受义务教育。加强教师队伍建设,重点提高农村教师素质。鼓励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教育。发展远程教育和继续教育,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可以看出,教育公平是关系着社会和谐发展与进步的重要基础,已经成为我国的一项重大事情,是我国今后教育发展中必须着力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内容,是社会公平在教育领域的延伸,也是达到社会公平的重要手段和途径。美国著名教育家贺拉斯·曼曾经宣称:‘教育是实现人类平等的伟大的工具,它的作用比任何其他人类发明都要大得多’。但是,教育要发挥促进社会平等的功能,必须以自身的公平为前提和基础。如果教育本身不公平,其促进社会平等的功能也就无从发挥,甚至不但不能纠正社会的不平等,反而会再生社会的不平等。”[1]

    世界银行在《2006年发展报告:公平与发展》中,把对公平的理解建立在两个基本原则之上:其中之一是公平的机会。即一个人的成就,应该是他或她努力以及才能的结果,而不是由其所拥有的背景决定的。一个人的先天条件(包括性别、人种、出生地和家庭背景)以及她或他所拥有的社会关系等因素,不应该决定此人在经济上、社会上以及政治上的成就。[2]我国从建国以来就十分重视教育公平的问题,在法律上保证公民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并在实现教育公平方面采取了种种举措。具体体现为,向工农大众开放教育,用多种形式帮助广大工农大众学习文化,接受教育,恢复了统一高考制度,使得广大青年学生能够通过高考来获得教育机会,重新确立了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入学准则等等,以此来体现高等教育的公平性。今天,我们国家正在推进高等教育大众化,为更多的公民接受高等教育提供了机会和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召开的首次世界高等教育大会上通过的《21世纪的高等教育:展望与行动》和《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的优先行动框架》提出的高等教育公平原则:能否被高等院校录取应根据那些想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的成绩、能力、努力程度、锲而不舍和献身的精神……。高等教育应根据个人成绩对一切人平等开放,使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3]但是,中国目前仍然面临着教育公平这一世界性的难题。

    二、我国教育公平的状况

    据国家统计局调查,2007年我国15岁及以上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8.4年,比2006年提高了0.2年。其中,男性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9.0年,女性人口为7.8年;城镇人均受教育年限为9.7年,乡村为7.3年;城镇粗文盲率为4.30%,乡村粗文盲率为9.48%。男女之间、城乡人口之间在受教育度方面差异依然较大。[4]

    2008年5月,《小康》杂志会同有关专家及机构,对我国“教育小康”进行了调查。经过对调查结果进行加权处理,并参照国家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和大量社会信息,得出2007-2008年度中国教育小康指数为64.6分,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其中:教育投入及政策偏向性、教育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及执行、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平均受教育年限指数分别为59.2、88.5、57.4、69.3,比上年分别提高1.2、0.3、0.3、1.7个百分点,对教育公平程度的感受为51.8,比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小康》对“您认为政府对教育的政策偏向性方有所好转吗?”调查显示,高达41%的受访者回答“很不满意”,近30%的受访者回答“不太满意”,也就是说有近70%的受访者不满意。同时,《小康》对“您认为当地政府为每位社会成员提供教育机会等吗?”进行调查,更是高达44%的受访者回答“很不平等”,33%的受访者回答“不太平等”。[5]

    从高等教育入学机会来看,也存在着很大的不公平,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差异性十分显著,具体表现为一下几个方面:

    第一,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城乡差异显著。中国是典型的城乡二元社会,这种特征很明显地反映在高等教育领域,就是城乡学生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差异性十分显著。从总体上看,农村学生在高校中所占的比例明显地低于城市学生;从学校类型分布来看,重点高校的学生城乡差距最大,农村学生更多地分布在层次较低的地方性高校。[6]这就是说,农村学生上大学的机会远远低于城市学生,而上重点大学的机会则更少,在农村学生所获得的少有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也仅仅是层次较低的地方高校。

    第二,高等教育的阶层差异显著。中国目前的阶层差距十分显著,而反映在教育领域,各个阶层的子女在接受高等教育方面同样是十分悬殊的。王伟宜的研究表明在中国十大阶层中,国家与社会管理者、经理人员、私营企业主、专业技术人员和个体工商户五个阶层的辈出率超过了平均值1,而其他五个阶层的辈出率均低于1。其中,辈出率最高的是私营企业主阶层,为5.60,最低的是无业失业半失业人员阶层,仅为0.42,二者差距为13倍,这说明,私营企业主阶层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是无业失业半失业人员阶层子女的13倍。此外,占就业人口42.9%的农业劳动者阶层的辈出率也较低,仅为0.63,这表明,有相当一部分农业劳动者阶层子女无法接受高等教育。从统计结果可以看出,各阶层子女在高等教育入学机会方面存在较大差距,中上阶层子女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而底层社会子女则处于劣势地位。而从不同高校的类型来看在部属重点高校中,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子女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他们拥有更多的入学机会。商业服务业员工、产业工人、农业劳动者这些占人口绝大部分的低阶层,由于没有多少资源,其子女进入重点高校的机会就非常有限。国家与社会管理者和专业技术人员两大精英阶层子女,大多数就读于部属重点高校和公办普通本科院校,尤其部属重点高校;新兴的经理人员和私营企业主阶层子女,除在公办院校占有一定的比例外,在民办高职院校和独立学院也拥有较多的入学机会;作为中间阶层的办事人员,其子女多半就读于公办院校且在几类公办院校中的分布较均匀,而在民办院校中的比例则较少;而其他五个中下阶层子女则多数就读于公办普通本科院校尤其公办高职院校,后者容纳了出身于这五个中下阶层三分之一左右的子女。无论哪个时期,均是部属重点高校中各阶层子女间入学机会差异最大,其次为普通本科院校,而高职院校中差异最小。[7]从历史上来看,1977年到1980年,工农子弟在北京大学就读的比例远远低于干部、军人子弟。[8]

    第三,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性别差异。有研究表明,我国高等教育入学机会总体上男性的入学机会要多于女性,但是不同阶层和城乡的男女入学机会的差异性是不同的。对于农村和低阶层的子女来说,其在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性别差异十分显著,而对于城市和高阶层子女的来说,其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性别基本没有差异差异。其实女性高等教育入学的差异性性也反映了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在城乡和阶层上的差异。[9]

    可以看出,我国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差异性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其最大的差异则表现为城乡差异。“在各个阶层中,入学机会处于最弱势地位的群体是农业劳动者阶层,这与城乡差异中,乡村学生的入学机会少是吻合的。所以说,阶层差异和城乡差异有着极大的相似性。阶层差异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城乡差异的一种反映,在入学机会的差异中,城乡差异最为显著。”[10]方跃林通过比较得出,在发展中国家,高等教育机会问题首先表现为城乡差异,而在发达国家则更密切地与家庭背景联系起来。[11]

    从1999年我国开始启动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至今,已经有将近10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国高等教育规模的不断扩张,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进程也不断加快,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越来越多,使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是,“我国高等教育的快速增长主要是以扩大处于强势社会地位人口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实现的,城市人口、经济发达地区人口、富裕阶层和男性是前一时期高等教育增长中的主要受益者。然而,农村人口、经济欠发达地区人口、欠富裕阶层人口和女性人口在我国总人口中占有十分特殊的地位,事实上,如果不解决这些人口人群接受高等教育的问题,我国高等教育也不可能真正实现大众化。”[12]王伟宜对1978年以来中国各阶层子女高等教育入学机会演变的研究表明,二十年间,农业劳动者阶层子女的入学机会一直处于逐渐下降的趋势。而且,该阶层在部属重点高校的比例更低,而在普通本科院校和高职类院校中就读的机会稍多一些。[13]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无论从具体数字还是从人们的认识来看,我国教育公平依然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追求教育公平的道路还很遥远,任务还很艰巨,需要采取多种措施来解决这一重大难题。

    三、民主党派在促进教育公平方面应充分发挥作用

    1.促进教育公平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的重要任务之一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社会主义政党制度和基本政治制度之一。这一制度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提供了根本保障。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各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其进步性与广泛性特征也是历史和时代赋予的。这就要求充分发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政治组织和民主形式的优势,尊重和保护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事在人民政协中的民主权利,支持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参与国家重大方针政策的讨论协商及其履行职能的各种活动。同时还要求各民主党派充分认识自身在建设和谐社会、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方面所担负的历史重任,努力提高参政议政水平,加强与所联系的社会成员之间的交流与沟通,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积极建言献策,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积极贡献力量。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础。实现教育公平是一个任务艰巨的系统工程,需要社会各个领域各个阶层的共同参与,作为民主党派,应该积极履行自己的权利和义务,积极投身到这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当中,努力探询教育公平问题的根源,为促进教育公平建言献策,进而为和谐社会建设作出贡献。

    2.民主党派应在促进教育公平方面努力发挥应有的作用

    第一,充分了解和反映广大人民群众对教育公平的看法以及对教育的需求和建议。了解和反映社情民意是民主党派履行参政议政职能的重要基础和关键环节。民主党派是参政党,身份地位比较特殊,同时也是其优势所在,较少受一些利益部门的局限,能够比较客观地反映各种情况和问题。因此,民主党派要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地位,客观真实地反映教育中所出现的各种矛盾,深入调查教育公平的表现形式以及根源所在,充分反映人民群众的呼声和愿望,为教育公平的实现争取到更多的群众基础。

    第二,充分利用民主党派的人才优势,为实现教育公平建言献策。具备良好的文化教育背景是现代政治参与的基本前提。民主党派成员普遍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绝大部分具有大专以上学历。比如民盟成员大部分来自于大学、科研院所等学术领域。所以说,民主党派具有很好的智力优势。那么,作为民主党派就要充分利用人才汇聚的智力优势,对教育公平的主要问题进行专题调研,深入分析教育中所存在的不公平现象,并深入挖掘其根源,进而提出相应的对策。最终形成资料翔实、观点明确、论证充分、意见和建议可行的专题调研报告,为政府和党委的政策制定提供决策咨询作用。

    第三,充分发挥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功能。2007年,胡锦涛总书记在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强调:“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特别是民主党派对我们党的监督,是我国社会主义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党为人民执好政、掌好权的重要保证。”可见,监督功能是中国共产党赋予民主党派的一项重要职责。所以,作为参政党的民主党派要充分发挥这一民主监督功能,切实监督在实现教育公平的过程中,所采取的政策、措施的实施和落实。

    第四,民主党派要努力提高参政议政能力。参政议政能力的高低直接决定着其在发挥民主党派作用中的大小。民主党派只有不断提高自身的参政议政的水平和能力,才能在与执政党的密切合作中担负起应有的责任,才能在参政议政中真正提出有见地的意见和建议,从而为民主决策提供有益的咨询参谋。

    参考文献

    [1] 杨德广,张 兴.关于高等教育公平与效率的思考[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03(1):63-69

    [2] 世界银行.2006年世界发展报告:公平与发展[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18-19

    [3] 杨东平. 教育公平的理论和在我国的实践[J]. 东方文化,2000 (6):86-94

    [4]教育公平仍无根本好转 2007~2008中国教育小康指数64.6[J].小康,2008(6):60-61

    [5] 曾满超.教育政策的经济分析[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264

    [6][13]王伟宜. 中国不同社会阶层子女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差异研究[D].厦门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6.229, 216-223

    [7] 李文胜.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与中国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公平[A].刘海峰.公平与效率:21世纪高等教育改革和发展[C].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03.425

    [8] 王香丽.我国女性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差异性的个案研究[D].厦门大学硕士学位论文,1998.

    [9] 王香丽.广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研究[J].高教探索,2005(3):11-13

    [10] 方跃林.社会阶层化与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差异性研究[D].厦门大学硕士学位论文,1991.

    [11] 别敦荣. 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道路上的公平问题研究[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03(3):54-59

    关闭


    建议使用IE7.0或以上版本浏览器,分辩率800×600或更高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广东工业大学统战部  版权所有
    地址: 广州市大学城外环西路100号,邮编:510006